020-66889888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
020-66889888
地址: 广州市六村堡师道口村
当前位置:主页 > 365bet中文官网 >

互联网时代文化类电视节目研究综述:2013—2017

【摘要】互联网时代信息技术的发展和传播生态的变革,推动文化的传播交流呈现出日新月异的变化。随着优秀传统文化越来越受到社会的关注和人们的喜爱【关键词】文化类电视节目...
咨询热线:020-66889888
产品介绍

  【摘要】互联网时代信息技术的发展和传播生态的变革,推动文化的传播交流呈现出日新月异的变化。随着优秀传统文化越来越受到社会的关注和人们的喜爱【关键词】文化类电视节目;互联网时代;创新与反思近几年来,文化类电视节目呈现出“井喷”式发展,其中《汉字英雄》《中国汉字听写大会》等节目掀起收视热潮

  与其他综艺类节目相比,文化类电视节目更为突出的特征在于,从文化属性的角度来说,它属于视觉文化的一种。而视觉文化本质上是一种再现文化,再现文化的根本要素则是记忆。以“寻根式”的方式努力实现对于大众集体记忆中关于家国、故乡、文化等情感的唤起,释放出文化的感召力。作为借助一定的物质载体承载特殊情感内容的文化产品,文化类电视节目在物质生活和精神文化领域兼具价值,正是这种现代价值彰显出节目的意义。因此,为增强文化类电视节目的现代价值,应在当代传播生态中传播好、阐释好中华文化的基因,使其与当代文化相适应、与现代社会相协调。结合上述内容,可从以下角度思考:

  传统文化走进千家万户的根本途径在于使传统文化日常生活化[22],用民众感兴趣的话语模式和框架进行传播。建立于这一基础上的文化类电视节目应当成为从“学术精英”到“普通大众”的桥梁和场域。同时,传播技术的变革和用户参与的需求模糊了传播主体的边界性,变“受众”为“参众”,增强民众的互动性、参与性,分享性,多以人性化、细节化的“软传播”而不是生硬强制的传播手段,更能引发民众观看的热情兴趣和情感的共鸣。

  如《朗读者》在12期节目中分别设置“遇见”“陪伴”“选择”“礼物”等为主题词,充分贴合大众生活,勾起观众对于个人友情、爱情、亲情、家国之情的情感认同。在平视视角下的亲民传播,能取得较好的传播效果,对于受众的文化生活也更具渗透性。

  对传统文化类电视节目爆红原因的调查研究表明,选择“多媒体结合,进行宣传互动”的选项占到39.63%,[23]表明传播文化类电视节目中,传播介质在满足观众需求上的重要性。除节目电视播放的整体性传播以外,借助网络直播、微信公众号等形式,打破时间和空间的限制,将不同时空、相同爱好的观众聚合在同一平台,充分利用碎片化传播方式分享与讨论是一种可资借鉴的经验和方法。

  《中华诗词大会》第二季全程运用互联网和移动端多屏传播,并开启微信报名、移动端答题等方式,增强了受众的参与感。线上+线下的模式在扩大传播力和影响力上,也为文化类电视节目的发展提供了新思路。在《朗读者》节目中,节目组设立线下朗读亭,不仅让读者在不受干扰的状态下,感受真情实感的流淌和体验朗读的乐趣,更是文本与日常生活有效链接下的一种人文精神和人文场景的延伸。多样化的传播渠道下,文化类电视节目兼具技术与文化的双重力量,有了实现“两轮驱动”“两翼齐飞”蓬勃发展的可能性。

  电视节目的文化“寻根”是长期且颇具挑战性的工作。《朗读者》《中华诗词大会》等“爆款”产品的热播是一个信号,也是一种征兆。可以预见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的征程中此类节目会层出不穷且不断推陈出新。文化类电视节目应具备“产品”意识,即将散落抽象的文化内涵打造成大众喜闻乐见的文化产品,在推动社会效益产生的同时也促进了文化的传播。伴随着全球化的浪潮,在经济和文化上占据主导地位的发达国家,将载有其价值观念的文化产品大肆输出,于不知不觉中削弱了他国文化的凝聚力和向心力。在这个意义上,打造本土化的文化产品,树立民族文化自信,是文化类电视节目理应承担的社会责任。就《中华诗词大会》而言,节目在舞美设计上营造出唯美古典的文化氛围,在赛制设计上创造了“百人团”和“擂台赛”的竞赛机制,并继承传统诗词文化,开创性地设置了“飞花令”“点字成诗”等题目类型,增强了节目的趣味性和可观赏性,加深了年轻一代受众群体对传统文化的认同。但我们也应注意到,在打造文化产品时可能存在的问题,在一些电视节目中,“竞赛”成为主体,追求固化的标准答案和诗文字字正确的刻板背诵,在引领全民狂欢的文化热潮背后,审美的价值和文化的内涵则无处追寻,真正意义上社会文化素养的提升是什么,令人深思。与一般节目不同,文化类视听节目注定不能被大规模复制,因此此类节目也极具挑战性。文化类电视节目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在现代传播和转化过程中应运而生的产物,在移动互联乃至智能互联以及中国电视文化的语境下,立足于民族特色,把握好“雅和俗”的界限,处理好“全球化和本土化”“专业化和大众化”的关系,推动文化类电视节目实现“诗与远方”。

  文化类电视节目迎来了发展的春天,除了国家政策层面的鼓励支持外,还有媒介技术的发展和大众精神文化需求的提升等内在的推动力,因此文化类电视节目并非“忽如一夜春风来”的短暂盛放,而是在未来长久的时间内都将保持蓬勃的生命力。

  “世界的传媒化”是当代社会的一个重要特征,新媒介是文化传播的平台也为文化的生存发展带来了变革,在热闹非凡的电视类文化节目背后,也应认清媒介、文化和人之间的关系。人的视觉本能、媒介技术的进步以及消费社会理念的因素,推动了视觉文化的兴起,图像和影像超越了文字成为这个时代文化场景的中心,电视、手机以及新的传播平台的信息传播充斥着大量生动直白、丰富多彩的画面,文化的传播也越来越以图像、影像的形式呈现。而视觉文化的碎片化、平面化和浅表化刺激着感官体验,带来娱乐性的享受,借助视觉手段的电视文化节目与意蕴深厚、严肃宏大的传统文化主体之间存在一些不可忽视的矛盾。

  文化包含着具体的文化形态与虚拟的文化内涵,一些文化内容在进行加工转换后,可以借助图像、视频等表达形式进行传播,而如建筑、雕塑等物质化的内容则很难准确传递出文化感受,借助荧屏阐释的文化内涵往往丧失了原有的灵韵。纵然电视类文化节目通过构筑诗意栖居的舞台情境和创造朗诵诗词、听写汉字等一系列的象征性文化行为,在一定程度上找到了现代社会中文化传统传承的解药,但如雨后春笋般“批量”涌现的文化类节目,也让人警惕其中可能蕴含着文化工业的电视媒介的商业逻辑。

  文化类电视节目路向何方,笔者对文化类电视节目的未来充满信心,同时认为实现长期发展可能会形成以传统文化为内容核心,节目形态更加多元以及出现完整的文化产业链三种情况。

  文化类电视节目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丰富精神资源就是中国优秀传统文化,优质内容是文化类电视节目可长期发展的根本,而以传统文化为底色则改善了国内大多数综艺节目借鉴抄袭国外的现状,打上了原创性、独特性的民族烙印,更具有鲜明的民族风格和文化精神,进一步成为对外传播的窗口。

  在未来,文化类电视节目的形态无论从制作播出平台还是节目本身的形式,一定呈现的是多元的。“文化类电视节目”内涵的界定也会随着技术的推进、边界的打破而有了新的定义。从现在来看,除去纯粹的以诗词PK、朗读文章、益智答题为主要构成的文化类节目,已经出现了文化元素在真人秀节目中的呈现,如《爸爸去哪儿》《奔跑吧兄弟》等,特别是在节目的录制外景选择上更多地选择了有历史人文内涵的地方。在文化类电视节目从严肃高冷形象向“接地气”转变的过程中,节目的形态更加灵活多样,寓教于乐的特征更为突出。

  当文化类电视节目发展到一定阶段后,零散的、单打独斗式的模式已经不能适应更高层次的发展需要,形成品牌化、规模化的文化产业链是未来文化类电视节目的趋势。在传统的电视节目中,受众定位较为模糊,具有的影响力和传播力也仅仅是节目本身,节目中内在的文化资源未能得到深度的开发和利用,导致节目缺乏后劲,甚至面临不得不告别荧屏的命运。因此,打造精品文化类节目并形成节目相关产品的开发设计、线下活动、旅游等一系列完整产业链,能够实现经济效益的最大化,也是文化类电视节目未来发展的道路。

公司地址:广州市六村堡师道口村

联系电话:020-66889888

Copyright @ 2011-2015 365bet中文官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粤ICP备13265256号 技术支持:织梦58